莫笑孤烟直

我有一杯酒,可以慰风尘。

© 莫笑孤烟直
Powered by LOFTER

【冬盾】Do llamas fall in love 羊驼会陷入爱河吗

好萌!!!哈哈哈哈哈哈!!!!

穿越大吉岭:

简介:“它是我见过最美的羊驼。”Bucky喃喃地说,简直就像水手在舞池中央见到心仪的姑娘一样心醉神迷。



在“羊驼世界”的外墙上有一幅长长的画像,画里面(毫无疑问的)是一群毛色各异的羊驼,它们排成一列在一颗苹果树下站着,其中有两只仰头凝望着那些硕大甜蜜的苹果,还张大了嘴等待它们落入口中。在羊驼的画像旁边用鲜黄色的油漆写着一行歪歪扭扭的提示:“请勿喷溅口水”。


“你猜那是写给谁看的?咱们,还是游客?”Sam问Bucky,它正嚼着一颗鲜嫩多汁的苹果,很明显那副画像忠于原作。


“不好说,”Bucky耸耸肩,“毕竟双方都做过那事儿。”


它们刚才被管理员梳完毛,现在正围着园区的四周百无聊赖的绕着圈子。然后Bucky停下了脚步,正踩在Sam的蹄子上。“嘿!”Sam生气的打了个响鼻,把口水喷在Bucky的屁股上。


Bucky甩了甩屁股,“嘘。”它紧张的训斥Sam,惹来对方一阵不满的嘟囔。那头羊驼正在不远处舒服的闭着眼睛晒太阳,刚刚被梳理过的奶白色毛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它健壮的胸膛微微起伏着,它额前的毛发被风每每吹动着翘起,露出一双迷人的蓝眼睛。


“它是我见过最美的羊驼。”Bucky喃喃地说,简直就像水手在舞池中央见到心仪的姑娘一样心醉神迷。


“真的?”Sam歪着头凑过来,“我见过更好的。”


Bucky真切的怀疑那点,但它只是不屑的摇了摇尾巴(可惜那尾巴太短小,没起什么效果)。这是它第十七次见到那头羊驼了:它叫Steve,是一只美国羊驼,它有十八个月大了,来这里已经三周,但挺害羞,只跟周围的几只羊驼熟络些。Bucky想要给Steve送点儿东西,就当做见面礼(它更愿意称之为定情信物)。“我要给它苹果。”Bucky思考了一个上午后对Sam说。


“那可是个危险的选择啊,伙计,”Sam摇头晃脑的劝它,“除我之外,你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唯一一只爱吃苹果的羊驼。”


“它会喜欢的。”Bucky笃定的说,Steve将是它的伴侣了,如果还有什么是成为灵魂伴侣的基本条件,那么食物首当其冲。


“羊驼世界”里只有两棵苹果树,其中一棵在那次戏剧性的“历史事件”之后就被移出了园子,Sam说它看到被请来的大树医生像孩子一样抱着被摧残的苹果树哭泣。Bucky甩了甩头,试图把那不好的回忆忘掉。它们围着树走着观察了几圈,“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Bucky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对Sam说,“我们轮流在两边撞树——听我的,要轻些,你听到我说的了吗,Sam?要轻些——只要七颗苹果就行了,我会在日落之前把它们送给Steve。”


“好,”Sam已经兴奋地在树边跳来跳去,“让我们看看能撞下多少调皮的小家伙。”


树上的果子们还不算成熟,所以那费了些功夫,但苹果还是如Bucky所愿的落下了。“好了,现在停下。”Bucky对Sam说,“已经够了。”


但Sam仍旧没停。它不断的来回跳跃着,狠狠把一边肩膀撞在苹果树上,就像在表演某种滑稽的马戏。“哦伙计,这感觉太好了!”它兴奋地张大了嘴,随着每一次的跳跃都喷出一些口水,它的鬃毛在头顶胡乱的飞舞。


“Sam,停下。”Bucky试图制止,但它连Sam的周围都没法儿靠近。“别再像六个月之前一样!就像我说过的,当苹果成熟,它会掉进我们的嘴里——别再毁了这棵树!”


那显然已经来不及了,Sam亢奋地像个疯子一样停不下来,Bucky只在喝醉之后又磕了药的年轻管理员身上见过这幅光景,但也许,苹果的香气对于用生命热爱着它们的Sam来说效果也丝毫不逊色。Sam的嘴里发出一些古古怪怪的尖锐的声响,它的眼神都发直了,四条腿僵硬的就像木偶的胳膊。


“不——”Bucky长长的喊出一声,在午后寂静的园子里显得格外刺耳。苹果树在原地勉强的摇晃了两下,然后发出一声痛苦的断裂声,轰然倒在了地上,那些落在地面上的苹果被砸的乱七八糟,烂果肉的味道迅速的在它们周围的空气中蔓延开去。有几头正在午睡的羊驼被吵醒了,纷纷站了起来,一脸茫然地朝着这边张望,Bucky痛苦的发现Steve也身在其中。


“天呐,”Sam不可置信的凑近打量苹果树的尸体,“我都做了些什么?”


“你刚刚正式向最后的苹果说了再见。”Bucky木然的回答。


                                                 ***


“那就是两个小流氓。”Natasha对Steve说,“别以为这是它们第一次干这种事儿,瞧见外面围墙上那幅画了吧?”


Steve点点头,忧虑的把下巴埋进胸前的绒毛里,它看得出那只叫Bucky的羊驼并不是十分友善。Bucky从不靠近Steve,但却在以为Steve看不到的地方用一种有些凶狠的眼光盯着它看。


“可怜的果树,那会儿正要成熟,”Natasha在空气里舒展了下身体,用嘴顺了顺红棕色的颈毛,“园长花了大价钱请人画了那幅画像。但紧接着,那个叫Sam的发了疯,嫌苹果还不掉下来。然后第一棵树就像今天一样,‘刷——’的倒了。”


“说到底,没见过哪只羊驼喜欢吃苹果,”Natasha不屑的从鼻口里喷出几下热气,“怪胎。”


Steve从没吃过苹果,但它有些想要尝尝。它的意思是,它们看上去很圆,又很红,沉甸甸的挂在树梢上,它有次从树下经过,还闻到了一股诱人的清香。它一直在等待它们成熟,因为Natasha说树上的果实在没成熟之前都是又苦又酸的。这曾让Steve满心期待,但如今一切都被毁了。


Steve叹了口气,偷偷地瞄了一眼Bucky和它的疯子朋友。对方看上去也并不开心,正垂头丧气的在原地打转,时不时的用鼻子拱着果树的残骸。它一定在找幸免于难的苹果,Steve想,毕竟它那么爱吃。Steve失去能够品尝苹果机会的遗憾这会儿被稍稍的减轻了,它歪过头专心致志的看着Bucky——这真是太可爱了:为了食物这样的失魂落魄。它是头如此特别的羊驼。Steve在心里默默赞叹,丝毫没意识到这想法其实是个相当危险的信号。


Bucky选择在这时候抬起头朝Steve看过来。它的目光在暮色里就像一道箭,在那一瞬间狠狠地刺进Steve的眼睛里,以及(当然了)心脏上。Steve不知所措的迅速收回视线,扑通一声在原地坐下,将脸放进前肢盘起来形成的圆圈里:它的脸颊太烫了,而它确信Bucky不会想要看到这个的。


爱情啊,Steve想,就像春天的风一样来的毫无由来又势不可挡。它在傍晚沙浴时用一只前蹄在沙子里画上那张凶巴巴的脸,又在对方的眼睛周围加上那两圈黑色的毛。它对着那张脸聚精会神的微笑了一会儿,然后在没羊驼发现之前迅速的擦掉。


这让Steve在下次Natasha数落Bucky时没办法再那么由衷的赞同。Natasha在抱怨失去了苹果树的遮挡,正午这样猛烈的阳光早晚会让它的毛发分叉,“还会形成颜色的分段,瞧,”Natasha衔住一小截肩膀附近的毛给Steve看,“它们的尖端已经开始发黄了。”


“我相信它们不是故意的,”Steve说,它现在可是只陷入爱河的羊驼了,“昨天它们看上去比谁都沮丧。”


“只有你才会这么想,”Natasha不高兴的说——园子外面有个人类正对着它指手画脚,Natasha厌恶的回过头发出了一声类似“混蛋”的唾弃声——“同样的事情不会碰巧发生两次。”


“但Bucky看上去是只不错的羊驼,”Steve在看到Natasha投过来的目光之后开始结巴,“我是说,感觉,我感觉它是头,呃啊,真诚的羊驼,大概还有些害羞——或者,再加上百分之七的浪漫情怀?”老天,它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令人钦佩,你仅靠感觉就知道了那么多。”Natasha干巴巴的回应Steve,然后它猛地睁大了眼睛,“等等,你是不是——”


Steve害怕的朝后退了两步,它的小秘密保有的时间比它自己预想之中要短得多。“哦,看呐!”园子外面的响动如愿以偿的让Steve得以转移话题,它将头偏向那里,示意Natasha朝着那边看——


Bucky正恶狠狠的将口水喷在一个人的身上。


                                                   ***


“别跟我说话。”Bucky抢在Sam开口前说。


“别这样,哥们儿,”Sam缩着脖子讨好的对它说,“这都该怪苹果,它们分泌了些奇怪的东西,让我糊涂了。”


“它们唯一分泌出的只有香甜的汁液,”Bucky痛苦的说,“而你这个蠢货毁了一切。这下我该拿什么送给Steve?臭烘烘的稻草干儿,还是你那颗蠢的发硬的脑袋?让我想想:呃——你猜怎么着,我分不出,因为两者一样糟。”


“当你说话那么刻薄的时候,”Sam咽了口口水,“我真正意义上的停止了一会儿呼吸。”


Bucky转头看向Steve的方向,对方正和那只名叫Natasha的母羊驼聊着天。要不是Bucky曾经见识过Natasha踢断了两只企图接近它的公羊驼的门牙,那它这会儿早就嫉妒的失去理智了。Steve正在和Natasha争辩着什么,它的双眼闪着忧虑又温柔的光,两只蹄子下意识的在地上来回踢动,它的皮毛像丰沛的草地一样茂盛又毫无瑕疵,在干燥的春日里散发出温暖的、肉眼可见的光芒。


“它真是美极了不是吗。”Bucky赞许的点了点头,紧接着意识到那话并不是出自于它自己的口中。


园子外正站着两个人类,其中一个正举着一台照相机,一脸陶醉的望着Steve。“瞧瞧那健壮的胸膛……还有那像小马驹一样结实的大腿。”


“恶,停下,Coulson,”他旁边的家伙一脸厌恶的说,“老兄,我得说,你可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我在纽约见过它一次,”Coulson如梦似幻的按动快门拍了几张照,“那时候它还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呢,如今它都这么大了,简直像个威风凛凛的英雄。”


“是只有我这么觉得,”Coulson的朋友朝着周围的空气装模作样的看了看,“还是这一切都太过诡异了?别告诉我,咱们来这儿是为了花一天时间看你站在一头羊驼面前露出那样恶心的表情的。或许你还想把它的照片做成套卡片好好保存?”


“不然你以为人们来秘鲁是为了什么?”Coulson放下相机,对着旁边的家伙露出一个截然不同的冷酷表情。


“城堡、赛马、皮斯科酒。”他的朋友快速的回答,没得到回应之后加入了Coulson。“你的品位挺奇怪的。说实话,我看不出那头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要我说,旁边那只红色的才美,看看她屁股上的那揪毛团子!嘿,瞧瞧,她在回应我呢——姑娘们都拒绝不了Clint。”


Clint得意洋洋放下手,很快就兴趣缺缺的朝着博物馆的方向前行。他在羊驼毛采集室里像个白痴似的将一团一团的羊驼毛握在手中捏来捏去,又被那些毛絮钻进鼻子里,一直打着喷嚏。


Bucky顾不上这个。那个叫Coulson的家伙还在拿着照相机不停的拍着,嘴里还一直发出“就是这样”、“不可思议”之类的自言自语。而Steve居然能够仍旧毫无自觉的站在那里,把自己最美的角度展示给那个混蛋(但Bucky不得不承认,至少这点并不是Steve的错:它不管哪个角度都那么美)。


“我得同意那个男人的话,”Sam在一边儿火上浇油,“这家伙对一头羊驼的兴趣已经远远超过正常的范围了。”


“停下。”Bucky对Coulson发出示威的响鼻声,但对方连头都没回。


“你知道他听不懂,对吧。”Sam说,“人驼有别啊。”


“我会让他知道的,”Bucky说着,在口中积攒着越来越多的口水,它的耳朵因为生气朝后顺着,紧紧地贴在脑袋后方,“管好自己的眼睛,别随便朝着任何一头羊驼乱看。”


“别,”Sam慌乱的试图阻止他,“我们不能在两天之内就犯两次错误啊——”


“撞倒树的不是我,”Bucky告诉Sam,它的声音因为口水已经开始变得含糊了,“好好瞧着。”


这都是为了Steve。Bucky在心中英勇的告诉自己,然后猛力的将有生以来最大量的口水喷了出去。


                                                 ***


“你爱上了一只危险的羊驼。”Natasha对Steve说,“但我猜也许那正是你的类型?你就是控制不住喜欢坏小子对吗,那种迷人又让人无法靠近的?”


“完全不是,”Steve尴尬的把发烫的脸颊埋到沙子里,“是什么让你这么认为的?”


“那你倒是说说,它身上的哪一点值得你这么毫无理由的爱上了?”Natasha试图摆出个像人类一样把胳膊环在胸前咄咄逼人的姿势,但它没成功。


“它的眼睛。”Steve憋了半天才开口,“那双天然的黑眼圈,就像熊猫一样,那可爱极了。”


“还有它的前腿上那个小小的金属片,那让它看起来性感的要命。”Steve歪着头,望着远处正和Sam凑在一起说着什么的Bucky陶醉的说,完全忽视了Natasha“你知道那是它摔断了腿之后的固定器对吧”的冷硬回应。


“也许还有它的头发,自然的打着小卷,”Steve说,“就像黑色的麦浪一样。”


“你看到它的尾巴了吗,”Steve继续说,“上帝,你真该看看它的尾巴。”


“它的屁股。那么小,又那么翘,”Steve补充,“上面还覆盖着一层蓬松的——”


“我现在后悔自己的问题了,”Natasha打断Steve,“很明显你并不是喜欢坏小子,你只是喜欢它,还是毫无理智的那一种。”


“你打算怎么做?”Natasha问,“你想它会同意和你谈场小小的恋爱吗?”


“我不想那么唐突,”Steve低下头露出有点儿羞涩的笑容,“也许送给它点儿什么作为开始。我想它会开心的,如果我能给它个苹果。”


“我们不再有苹果树了,告诉我,”Natasha说,“是哪一点让你不明白来着?”


“Fury每天都带苹果来上班,”Steve在说的是那个看起来挺凶狠的园长,“我总能想点儿办法的。”


“爱情已经让你发疯了。”Natasha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可怜的Fury,这两天已经够闹心了,先是苹果树,然后是对游客的口水大袭击,现在还有个他的雇员试图偷他的苹果。”


“我需要你的帮助。”Steve对Natasha说,试图用莫名的正义感感化它——这当然足够热血沸腾了,它们需要为之争取的可是一头羊驼的爱情。


“我感觉好像我别无选择似的。”Natasha没精打采的说,“还有,别挖得太深——沙子快见底了。”


                                                       ***


“我正在逐渐变老,一天又一天。你知道我今天早上只吃了半桶草吗?”Bucky某天早晨对Sam说,它的一只蹄子正被管理员抬起来仔细清理着缝隙,“如果有一天我孤独的死去,那全是你的责任。”


“你不会的。”Sam肯定的说,“我已经找到解决办法了。你大概没注意到,Fury每天的公文包里都有个鼓鼓囊囊的东西。”


“你是说他带着苹果?”Bucky的眼睛都亮了,“太棒了,现在只需要想个保险的法子。”


“等我的翅膀长出来,”Sam兴奋的踢了踢面前的土地,被管理员安抚的拍了两下,“我就能飞出去给你偷苹果啦。”


“抱歉,你的——什么?”Bucky皱着眉头发问,开始觉得一切没那么有趣了。


“我的翅膀,”Sam快速的忽闪着眼睛,“你知道的,就像只独角兽那样。”


“你的确知道自己不是头独角兽对吧?”Bucky冷静的看着Sam,“或许我还该提醒你,独角兽并不是种真实存在的生物?”


“顺便再提醒我,”Sam说,“是咱们中的哪一个像个可怜虫一样整天念叨着要一颗苹果来着?”


“好吧。”Bucky示弱的退后两步表示投降。它开始幻想Steve收到苹果之后的故事发展了,Steve会害羞的碰碰Bucky的鼻子,然后它们躲在稻草堆后面交换几个亲吻,运气够好的话,它们还能一起沙浴。天呐,Bucky想象着沙子里的Steve,兴奋地小腿肚子直打颤——


“你知道的,”Bucky骄傲的对Sam说,“我们的孩子会继承Steve的美貌、善良、稳重和我无可匹敌的幽默感。”


“可它是头公的啊。”Sam说。


“它们会有我的黑眼圈,然后全身都像Steve一样是乳白色的。”Bucky根本没听Sam的话,全心全意的沉浸在对未来的美好愿景之中。


“哇哦,”Sam说,“我还以为我才是那个疯子呢。”


事实证明Sam是对的,当它们确认Fury还在展厅里巡视时,只是一起倒数了三下就像上足了马达的发动机一样朝着园子门口的铁栅栏冲了过去。Bucky受过伤的左前腿让它跑不快,但Sam不负期望的飞速前进。“冲啊宝贝儿——”它喊着,在几头羊驼羡慕惊讶的目光当中微微的飞跃起来,它越过了栅栏,连滚带爬的落在园子外面的空地上。“你看到了吗?!”它冲着Bucky得意的大喊大叫,“告诉过你的!”


Sam的身影迅速消失在Fury的办公室里,不到半分钟它就叼着颗红红的小东西飞奔出来,边跑边掉了一地口水。那有些太难为Sam了,Bucky想,所有的羊驼都知道它有多爱吃苹果。Fury就跟在Sam后面(情报有误,又或是它们的动静太大了),“你们这两个小混蛋!”他在Sam背后怒吼着,“到底和苹果犯了哪门子的仇啊?!”


“快去,Bucky!”Sam将苹果扔在地上,用蹄子踢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苹果咕噜咕噜的滚过了栅栏,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进。Bucky带着不太灵活的左前腿使劲儿跑着,想要赶在Fury把自己关进羊驼圈里之前拿到它。Bucky就快要追上了,它离苹果(或者说沙子里的Steve)只有一步之遥——


有只蹄子按在了那只苹果上,Bucky的蹄子按在了那只蹄子上。


Bucky抬起头,想要凶狠的赶走这个不知趣的家伙,紧接着它对上了一双蓝色的眼睛。


                                                    ***


Steve正站在羊驼圈前,它鼓起勇气把那颗已经摔得稀稀烂烂的苹果放在面前的地上,“这是给你的。”它对Bucky说,“抱歉我和你抢了,所有羊驼都知道你爱吃苹果。”


“你可以拿走它。”Bucky对它说,那语气里的客气生疏的距离感让Steve感到一阵受伤。


“就——拿去吧,”Steve退后了些,胡乱的找着话说,“真遗憾你要被关两天,Fury气坏了。”它顿了顿,实在再找不出什么词儿,踌躇着打算转身离去。


“等等。”Bucky在背后叫Steve。Steve回过头,好奇的看到对方露出一脸沮丧的表情。“那本来就是给你的,”Bucky说,“但我搞砸了,苹果被毁了。”那只叫Sam的羊驼在Bucky隔壁的圈里大声发出不屑的声音,Bucky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你还看到我像个蠢货一样被Fury揪着耳朵拉进羊驼圈的样子。”


“你该走了。”Bucky说,“行行好什么都别说,就这么走吧。”


“我会离你远点儿的。”它忧郁的甩了甩头,黑眼圈看起来更加的无辜了,“然后我会一只羊驼默默地待着,直到因为心碎而死。”


“哦。”Steve不知所措的说,它还没太搞清事情的发展,但那听上去好像还不错,它忍不住高兴地的脸都红了。“可我并不想走。”


Bucky猛地抬起头看着Steve,它头顶的黑色毛发在空中飘逸的甩出一道抛物线。


“我抢那颗苹果是为了给你。”Steve说,“Natasha告诉我园子门口有颗苹果——我太着急想得到它了,没看到想要偷它的羊驼是你。苹果树倒下的那天你看起来很难过,我想那也许能让你开心起来。”


“我难过是因为我没能找到一颗完好的苹果送给你。”Bucky的声音现在听上去快乐的要命了,“我想让你尝尝它的味道。”


它们都没再说话了,久久的沉浸在对方充满爱意的眼神当中,直到一切被刺耳的电锯声打断——Fury正手忙脚乱的操作着那玩意儿,这回他打算给园子的栅栏加高二十英寸,祝他好运。


它们真是天生一对,Steve喜滋滋的想。爱情就像春风一样出现的迅猛,但夏天就快要来了,一切转眼间就要变的更加炙热,而如果秋天到来的话,那意味着离它们紧紧靠在一起、将脑袋塞进彼此脖子的茸毛里取暖的寒冷冬日也不再遥远。


而且在那之前,它们还有机会见到彼此剃光了毛的样子。


Steve把鼻子伸进羊驼圈门上的小孔里,和Bucky的紧紧地贴在一起,感到自己又一次陷入了爱河。


-END-


Note:

Steve和Natasha大概是这样:

 

Bucky大概是这样(不过只有眼圈是黑的,还要有一头吧唧式秀发):



Sam……有点像史瑞克里的驴子那样疯癫的感觉(喂




评论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