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笑孤烟直

我有一杯酒,可以慰风尘。

© 莫笑孤烟直
Powered by LOFTER

【叶韩】灵异脑洞第二发


二楼的房间,正对着韩文清的卧室,这就是叶修接下来要暂住的地方。


韩文清看着他把随身携带的旅行包中的东西一样一样掏出来,脸色越来越黑,最后一刻他按住了叶修的手,忍无可忍道:“这是什么东西?!”


“鸡血啊。”叶修颇为无辜的换手晃了晃他手中的血袋,颇为正经,“老韩同志,晚上哥是要动大工程的。”


“鸡血是干什么用的?”


“鸡血驱邪,我这是找菜市场刚放的,到时候泼到你房间里。”


韩文清黑云盖顶,他紧了紧手,“别的可以,不许泼鸡血,我这是木质地板,不好弄。”


叶修略微吃痛,面上还是懒洋洋的一副模样,语气也挑不出毛病,“你说不行……那就不弄吧~今晚也是个试探,这会儿放开我成么?”


韩文清妥协松手,退身看他准备:“我问了问附近的人,这里以前曾是所私立学校,80年代的时候荒废了,一直是块荒地,最近这座小区才盖好。”


“哦?”叶修在二楼的走廊里摆上了一个龟壳,起身若有所思,“听说过一种都市传说么?一般的学校地基都是曾经的万人坑,这所私立的学校,那个年代财力不够,地也就是买便宜的,说不定现在我们所踩的地方,就是个万人坑呢?”


“你还真信这种传说?”


“不想想我现在是干什么的?”叶修走近他,与韩文清并肩站着面对二楼长长的走廊,“不过我相信,你这里的东西与历史无关,小区开工前很可能有高人来施过法,在你家捣乱的它——很有可能只有一个。”


这时叶修看上去正经了许多,韩文清侧头看了看他的神情,不由开头问了句:“你消失的几年,都是去学这个了?”


“呵呵,你猜?”叶修又恢复了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冲他笑了笑,“我要是把以前的故事给你说出来,今晚就别想干活了,老韩同志,有吃的么?哥快饿死了。”


两人出门在小区附近的便利店逛了一下午,净是韩文清陪着叶修买了些生活用品和服装,叶修来这儿除了一个装满了乱七八糟玩意的旅行包外两手空空,用的还是韩文清的钱,从被叶修噎回话题那刻开始就阴沉下来的脸,在结账的时候眉头更是能绞死几只苍蝇,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八点,叶修借着门灯看了看外层的小花园,颇为不解。


“老韩,你这外头也太寒碜了,不种点什么?”


“有必要么?”


“你看看别人家,种点花花草草,多有生气!”叶修也不是不知道韩文清的性子,但他家的这块地光秃秃的,野草也只堆了墙角那么一坨,比起小区里住了其他人家的,可谓清寒至极。在收到韩文清的一声“麻烦”之后,他咧嘴笑了笑,跟在人后进了屋子。


根据韩文清所说,他每每在睡觉的时候,总能听见二楼过道有重物摩擦地面的声音,但半睡半醒间听不真切,不久便消失了,叶修无法询问他大致的时间,表示当晚跟他在一个卧室,都不睡觉,查探一下那个声音的真相。


韩文清的卧室十分干净,但也干净的过头,没有多少人味,叶修之前检查的时候碍于私人原因没有进他的卧室,这次甫一进门,打量了一周布局之后,眉头罕见的皱了一下,看看韩文清,又看看床对面的墙壁,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这面镜子是你安的?”


“成品套房,我没管过。”


叶修看着床对面的那面镜子连连摇头,“床对面安镜子,这是哪个菜鸟布的局?怪不得你这几天做噩梦,这里本来就有邪物作祟,镜子对着你正好吸收了你的精力,睡不好吧?”


韩文清也不知这里头有这么一说,他这几天的确受梦境困扰,每天早醒的时刻越来越提前,黑眼圈也为他本来就凶凶的脸平添几分凶相。


“这里请的风水师也太初级了,又或者是压根没注意到这一说?”叶修走过去把镜子摘下,装饰用的镜子,背面全是繁复的镂空花纹,不仅位置不妥,叶修还发现,这种欧式的风格与韩文清卧室的装修风格简直风马牛不相及。


“你是说,我遇到的事,也与这个有关?”


“或多或少会影响你。”叶修把镜子扣到桌面上,坐在床边,现在的指针已经指到了十一点,叶修在卧室外门贴上了几张黄符,让韩文清关上了灯,跟他一起坐着。


“这些是干什么的?”韩文清手中被叶修塞了一把糯米,糯米精细有些发陈,黑暗中他跟叶修两个大男人并肩坐在床上的感觉十分别扭,只得开口转移注意力。


“以防万一,那东西如果发现了不妥,会袭击我们也说不定,那个时候你就把手中的东西扔过去,剩下的交给哥。”叶修说着给他手上又系了个红绳,“这是黑狗血泡过的绳,戴好了。”


韩文清制止了他这种类似于给小娃娃带手链的举动,自己单手系好,估算了下时间低声开口:“大概就是这个时候,我已经睡下半个小时了。”


叶修这是也敛起神情一本正经,他单指抵在唇边,轻声提醒:“嘘,我能感觉到,它要来了。”


评论(10)
热度(21)